苍岚

脑洞枯竭期

惊梦

☆356晋传结尾衍生物,假如姜维也一同参与了这场华宴……

    绕梁三日的丝竹声不绝于耳。殿中央数十个美艳的舞姬以轻纱覆面,长裾委地,腰肢盈盈一握。众女踏着蜀地独有的拍节,和着丝竹靡靡的弦音,似是使出了毕生所学,尽展自己袅娜的身姿。水袖轻舒间,恍若神妃仙子的倩影被微微摇曳的烛光投射在墙壁上。
    酒香四溢,觥筹交错,烛火通明如白昼。而那些明眸皓齿的女子在这气派的排场下显得愈发妩媚起来。  
    如此嘉宴,却有一道灰败的影子偎在大殿一隅,像是金缕衣上平添的一条逶迤的污痕,与这副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格格不入。周围的宾客却对那道影子置若无物。
    那影子属于一个眉目俊朗的男人,带着满身杀伐的戾气。他浑身上下破败的衣物被撕扯得破烂不堪,且早被干涸成黑紫色的血迹浸透,斑驳得辨认不出本来颜色。
    他瞪着一双空洞的眸子,神情木然的打量着身处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就像他不曾置身在这奢靡的华宴中一样。他在周遭的醉生梦死中茕茕孑立,与之隔绝在两个世界里。男人长长的睫羽颤了颤,复垂了下去。
    一曲间隙,姿势随意的倚靠在主位上的高大男子抿了口杯中琼浆,假作漫不经心的扫了座下掩面而泣的蜀国旧部一眼,唇角鄙薄的向上一挑,“背井离乡数月,公嗣可思念故土否?”
    被发问的上座之宾眼神迷醉,虚起双目笑着摇摇头,手指应和着拍子轻轻叩击着面前排满鲜美菜肴的红木案,眼珠一错不错的紧跟着飞扬的水袖,根本舍不得把目光从殿中央变换着身形的舞姬们身上移开。
    “此间乐,不思蜀也。”
    满座哗然。
    而自始至终浸淫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似是终于记起了什么,纸醉金迷皆入不得他眼,一句轻描淡写的笑语却像是万柄利刃穿心,将他活生生的割碎。那人猛的抬起被血污遮了大半的脸,眼中的愕然与不甘几乎要满溢出来,更多的是空无一物的迷惘。
    他记起来了,残损的画面一祯祯明晰起来,定格在眼前:五丈原前丞相殒身却不得发丧;文伟大张的、合不上的双眼;思远殉国前仰天泣下,把自己和黄皓归作同类……无数人筚路蓝缕并为之战至最后一刻的汉室基业早已倾颓,化作齑粉。
    自己亦早已于正月十八身死乱军之中,死后被魏将剖腹取胆,不得全尸。
    “为什么啊,陛下……”他几欲冲上前去求个说法,支离破碎的残躯却将他带倒在地。他只能拖着残破的身体一寸寸向前挪去。耳边充斥着宾客们震天响的哄笑,旧时同僚们止不住的叹息,夹杂着宴会主人与其臣下压低的讥讽,“昏庸至此,纵使诸葛亮与姜维再世又能如何!”
    他不知疼痛般匍匐着,却引不起哪怕是一人的注意。他主上的目光从阶前仆倒的人身上划过,忙不迭的给笑得快要背过气去的宴席主人双手奉上酒鼎。

    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靠在冰凉的山岩上小憩姜维惊坐而起,不觉间已经面上已被泪水和冷汗浸湿。
万幸,只是场噩梦。
    “大将军!”
    一声变了调的哀嚎回响在旷然山间,夜里听来尤其摧人心肝。
    驻守剑阁数日几乎没阖过眼的姜维登时从浑浑噩噩中回过神来,提起长枪一跃而起,血丝密布的双眼里不见分毫迷蒙,死死盯着来人,“可是魏人攻上来了?”
    “大将军……“那汉子颤着干裂的唇,面向成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主公……主公降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