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岚

脑洞枯竭期

【昭师】且向花间留晚照

【壹】                                                                   
    洛阳暮春,适逢牡丹花期。
    这洛阳特有的牡丹自是雍容天成,形容艳丽又不见丝毫媚俗之气,难怪深得母亲喜爱。自己亦是早有耳闻,这司马府中重重牡丹便是父亲当年为博母亲欢心命人所植。
    司马师立于满院浓艳的牡丹中,看着弟弟放下手中紫毫,俯身将一段墨迹未干的红绸牢牢缚于一棵并蒂牡丹的枝干上,不禁有些好笑。多大的人了竟还信这个,年年维持着幼时祈福的习惯。
    画面与自己年幼时母亲的身影重叠。彼时时光温柔,依稀记得暖黄的日光给母亲柔和的笑靥镀了层淡淡的光晕,明艳不可方物。问起所求何事,母亲却总是轻抚着自己一头酷肖父亲泼墨般的青丝,只道是求家和事兴。然而那样的笑容随着母亲流逝的韶华愈发寡淡,终于为怨艾与绝望所取代。想来如母亲这般精明干练之人岂会寄希望于此?忖度来确是爱之深切罢。
    那时天真的以为只要将写了心愿的红绸系在开得最好的牡丹上便可知会花神,了却心事。现在想来却是幼稚得可笑,世间诸多纷杂岂是一段红绸就可改变的?
    虽对这孩子气的做法颇感无奈,却也十分好奇,不知他今年许的愿是什么。
    司马昭振衣而起,怔怔的对着牡丹愣了半晌,转身向膳房走去。
    案板上备好的食材隐隐散发着熟悉的味道。司马师沉默着抱臂立于一侧,看着正以罕有的认真神色对付着手中几乎不成型的包子的弟弟,笑得颇有几分无奈。
【貳】
    暮霭沉沉,树影婆娑。半轮残阳高悬树梢。 
    司马昭于后院里设案摆酒,暖黄的光晕温柔了他染上岁月痕迹的眉眼,荼靡了院中馥郁绮丽的葛巾紫。      
    越过面前斟满佳酿的酒盏,司马师的目光直勾勾落在盘中呈诡异姿态扭曲的包子上,不由得怀念起多年前母亲的手艺。同是暮春时节,花气动帘。那时全家人都还在。父亲班师回朝后总会设家宴,煮酒赏花、吟诗作对,对于家教森严的自己而言,大约也算是牵涉入浮华案发后屈指可数的一桩附庸风雅之事。
    时光荏苒间一切再不复当年模样。
    司马昭抬起酒盏,挑起唇角朝着对面那人笑得恣肆,带着一副先干为敬的表情一饮而尽。烈酒入喉,辛辣的液体从喉管一路灼烧到肠胃。升腾而起的热量给司马昭蜜色的两颊上染了一层红晕。司马师见状蹙眉,正欲劝阻,却见弟弟把包子往对面推来:“兄长可还记得昭前些日子应下的事?”
    司马师微微一怔,随即颔首。原先无意间提起怀念少时的口味,他竟还记挂在心上。
    “我特意问元姬寻来了从前母亲所用的食材,兄长尝尝可还合口味。” 言毕司马昭垂下眼睑,深邃双眼隐在眉骨投下的阴影中,似乎涌着某种难以名状的情感,看不真切。随即在桌上寻了块地方,深深的把头埋在双臂之间。                      
    食盒里形状差强人意的包子升腾起熟悉的热气,几乎氤氲人双目。恍惚间回到幼时,两只软软的小团子为争盘里最后一只包子打得不可开交,最终均在母亲威慑力十足的微笑中败下阵来。
    本应是暖意溶溶的回忆,现在想起却是徒增感伤。
【叁】
    “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司马师微微阖起狭长凤眸,苍白指尖攀附上弟弟线条明朗的侧脸,又自发丝间穿过,像儿时一般揉了揉早已不再是小团子的阿昭的额发。深谙弟弟自幼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懒散样子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到底是司马氏的后人,排异弭乱于他而言注定是易如反掌。
    “幸而有你啊。只是日后诸多繁琐事宜还是得由你着手处理了。”
    司马师几乎能想象到弟弟被迫揽下麻烦时露出一副罕有的愁眉苦脸的神色,不禁微微挑起唇角。
   司马昭却一反常态,依旧伏在案上不语。
    日照西沉,司马师微微眯起眼睛,抬手试图遮挡刺目的日光。估算着时侯也差不多了,起身欲离去,却终又绕回弟弟身侧,附在他耳畔温声道:“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这句从未有机会说出口的话终于出口,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保重,昭。”                                                千言万语最终只凝成短短几字。司马师脚步虚浮地迎着如血残阳走去。衣袂飘飖间,修长的身形几乎湮没在余晖中。
【肆】                                                         
    良久,司马昭抬起头定定望向正疾速西坠的夕阳。目力所及之处无不笼罩在一片绚烂的赤色之中,明晃晃的光线刺得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山沉远照,逦迤黄昏钟鼓。院中那株牡丹并蒂而生,开得正浓。艳丽花瓣层层交叠,茎叶蜿蜒相缠不分彼此,逆光里轮廓愈发清晰起来。
    那段绸条迎风招展,遒劲字体映在余晖中格外惹眼——
    “兄长勿念。”
    殊不知年年所许心愿皆与这人有关,只是回想起来大多是没能实现罢了。
    “嘛,果然是自欺欺人的啊。”司马昭抚平衣褶,拍案起身,苦笑道,“最后再信一次好了。”
    那日自己接了消息登时便懵了头脑,随即发了狂一般抛下手头所有军务策马赶赴许昌,却仍是差了个把时辰,连那人最后一面都无缘得见。
   风声猎猎, 旌旗飘扬间,只有一派悲恸神色的钟会、傅嘏二人领一众兵卒齐齐下跪。
    翌日监军贾充摒退旁人,塞过一张锦帛来。帛上字体不复从前的苍劲工整,却是司马昭再熟悉不过的。所书之事上自朝堂亲信,下至府中纷杂,笔画愈发凌乱,几处重重的顿笔在帛上晕开斑驳墨痕。大约那时兄长身体已支持不住,却仍强撑着交代后事。
    而看到尾行竟落着“子上”二字时,一直堪堪忍住的泪险些夺眶而出。笔体恢复了以往的力道,一笔一划力透纸背,几乎要破纸而出,不知倾注了多少来不及表露的心迹。墨迹被点点水渍晕开,边角处亦有抚不平的褶皱,不难想象那人是如何强忍着剧痛仍挂心着自己。
【伍】
    “头七也过了,去罢,兄长。”
    唇角泛起苦涩的笑,手中摩挲的杯盏被重重掼在桌上。揉揉酸涩的鼻尖,扬手把准备给对面那人盏中的酒尽数泼在地上。花香与酒香彼此交融弥漫在空中,沁人心脾。幽香袭人,催人断肠。 
    他想起坊间传言。三马同食一槽?司马昭突然冷笑出声,方才沉痛迷惘的目光倏而为阴鸷所取代,哪里有半分醺然之态?很快,他将亲身向天下人证明,那绝非仅是武帝午夜梦回时挥之不去的梦魇。                                                                                                                                                                                                  
    兄长,你未酬的壮志,昭定会代你一一了却。     
    双雁低鸣,声声喑哑,张翅自曛黄天际掠过。
    落日拉长了司马昭映在花丛中的影子,空荡荡的院落里,自始至终都只有司马昭一人兀自踯躅在原地。      
    晚风渐起,花气动帘。岁月斑驳,仍记总角。记忆中曾经紧紧相牵的手,被风吹开了。
    正元二年春,师薨于许昌。昭晋大将军,专揽国政。诛曹髦,立曹奂。后兵分三路,灭蜀降刘禅。加爵晋王。昭以文武为谥,追尊师景王。常叹曰: 此景王之天下也,吾何与焉?”
【陆】
    最初时许下岁岁相守的誓言如今又在何处?胸口传来阵阵闷痛使司马昭终日辗转反侧,朦胧中依稀无数零碎的片段如走马灯般一一闪现在眼前又转瞬即逝。不时有洛阳故居,不时有蜀军压境。他看见了诸多故人,曾并肩作战的、形同陌路的、抑或最终刀戈相向的,唯独缺了最想见的那人,一如十年来的每一日不曾入梦。
    拼凑出的梦境的尽头,最重要的一段回忆被生生掏走,空余茫茫一片留白。
    也好,大约是夙愿了结,已入轮回了罢?况且自己一改从前的懒散性子,浮沉十载,步步为营,为的不正是让兄长不再挂心安然离去吗?否则以那人的脾性,岁岁苦守黄泉也是可能的。念此,酸楚之余不禁感到稍许慰藉。
   然而自己夜夜挑灯相侯又是为谁?究竟在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吃力地撑起身,从衣襟里慢慢摸了那张泛黄的锦帛出来。最后一次细细摩挲过每寸字迹,打量一番后,便狠心将其凑到烛火上眯眼瞧着它化作灰烬。火舌迅速舔舐过干燥的帛条,顷刻间便燃去了大半。
   冉冉升起的青烟中竟模糊的显出人影来。司马昭大惊之下忙定睛看去,却见兄长茕茕立于榻前,容貌未改,微微挑起唇角,勾出一个哀凉的笑,抬手缓缓抚上自己生出华发来的鬓角,却在下一刻即将触到时顷刻消逝,如烟飘散。
    “兄长!昭……”几乎是发狂般地扑过去,欲挽留的手臂却堪堪僵在半空,唯有青烟袅袅自指缝穿过,徒留残冷的温度渐渐散去。
   大约只是魂魄不肯散去的执念幻化而出的残像而已。若那人还在,岂会一去十年不返,连匆匆见上一面都不肯久留?
    这一别,便是永诀了。
    他有些自嘲地想,自己如今已是青丝染霜,倒是兄长仍是年华正盛,纵使再见只怕再难辨出自己了罢。
   司马昭重重把自己放倒回病榻上,单手覆上双眼,喉咙里发出低沉沙哑的笑声,歇斯底里。一声声分明耗尽了最后的气力,不时便咳得撕心裂肺。
   有泪自腮边滑下。
   “兄长,昭……很想你。”
    咸熙二年,昭薨。其子炎代魏称帝,国号晋。晋既建,追尊司马师曰景帝,庙号世宗;追尊司马昭为文帝,庙号太祖。后分兵伐吴,次年灭之。是以一统天下,三国归晋。
    那些不曾公之于众的感情,正如往昔的歌舞升平、金戈铁马一般,早化作黄土一抔。                                                           
    脉脉斜晖中,洛阳的牡丹业已盛开千年。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终】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