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岚

脑洞枯竭期

【姜钟】画壁(一)

☆三杀人设,转世刺客姜×壁画美人(?)钟
☆灵感来源于聊斋

        饶是闻得身后兵戈声渐远,那一袭黑衣劲装的男子仍是丝毫不敢懈怠,暗暗提气向前奔去,矫捷身形在厚重雨幕里飘忽不定。                                          
        早知此行凶险,还是不想追兵声势如此浩大,到底只能怪自己低估了长史部曲的实力。
严重透支的体力随时间流逝愈发不济,曾一度被甩在身后的人马却仍穷追不舍,丝毫不见疲累之势。看来当务之急是寻个地方避避风头。
        远远瞧见这荒无人烟的破败镇子里有间寺庙。他抬手把额前湿淋淋的黑发拨到一边,狠狠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纵身跃入高高的围墙里。
        闪电如炬,“蘭若寺”三字倒是在滂沱大雨中映得愈发清晰起来,隐隐有诡谲流光在腐朽的漆匾上徘徊。           
        不出所料,院里蓬蒿丛生,高可没人,徒有斑驳剥落的墙皮湮没在丛丛杂草间。汇成柱的雨水沿着斜斜挑起的飞檐倾泻而下。屋顶上残缺不全的青瓦早已经不起风雨摧折,竟是被一阵狂风生生掀了几块下去,摔得粉碎。精巧的建筑细节昭示着此地昔日的人烟稠密,香火繁盛;然而只今已成一片废墟。整座古刹在密不透风的雨幕里透着森然气息,教人不寒而栗。
        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伴着呼啸的狂风骤雨,回响在旷然的天地间。姜维抬起一双精光流转的眼眸警惕的打量着周遭。
漆成朱红色的寺门微敞,内里黑魆魆的一片,像是喜啖人肉的厉鬼阴笑着朝来者张开血盆大口,只等着来客自己去投奔。
        似乎有什么物什在暗中蛰伏。姜维虽然心道有异,然而顾及后方来势汹汹的追兵,权宜之下心道去他的怪力乱神,定了定神咬牙摸黑前行。
        大雄宝殿彼时繁荣早已不再:倾翻的香炉上积了厚厚的尘土,残破的锦布幕帘似招魂幡扭曲成诡异姿态。黄铜打铸的佛像高鼻深目,端坐莲台上,深邃的双眼冷冷斜睨着来人。
一派破败景象。 
        雨势丝毫未减,闷雷滚滚愈发衬得此地凄然寥落。
        青年强忍着无处不在的腐朽气味,蹙起锋利浓密的剑眉,脚下不停顿的绕过翻倒的烛台,在一片狼藉中寻觅着可以勉强藏身之处,忽的被远处一副长卷般绘满一整面墙的壁画吸去了心神。
        纵使寺庙年久失修,这壁画色彩却依旧明艳,保存完好得近乎神迹。姜维心下暗道稀奇之余,走近了细细打量起这画来:山脉嵯峨葱郁,绵延万里,山脚下华贵的宫室半掩其间。更奇怪的是画中世界颇有几分眼熟。正诧异这样磅礴大气又不失细腻的大家手笔怎会现于此处,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就像曝于荒野的兔子被凶悍的鹰隼锁视住一般,绝对压倒性的力量令他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在这么一个四下无人的荒废之地,感到有来者不善的目光胶着在身上足以令任何人心旌战栗。姜维几乎能听见心脏在胸腔里狂跳的声音,蓦地往画壁另一侧看去,却见有一人长身鹤立于蜿蜒水边,身形高挑,一头银丝高高束起,衣冠倒像是前朝打扮。
        莫名的压迫感更叫姜维觉得怪异非常。强压下惊惧纷乱的心思,姜维迟疑片刻,坦然迎视上画中人灼灼的目光,却在眼神交汇的瞬间如遭雷击浑身一颤,随即受到蛊惑般,一步步朝向那壁画挪过去。
        那双眼睛……
        只要看着那双眼睛……
        画中人凤眸里毕露的锋芒一览无遗,金色的瞳仁深处隐约闪着一丝仇恨的快意,眉梢吊起,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倨傲,似笑非笑的似乎正打量着自己。姜维只觉得芒刺在背。明明生得一副清秀的文人模样,可这人身上气场之强悍,除非常年混迹官场与政客为伍,常人绝模仿不来半分的。        
        木材被灼烧至爆裂的噼啪声、兵戈相接的金属嗡鸣声、震天动地的士卒喊杀声……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又在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苦笑声中重归于死寂。                                                   
        来不及思考其中怪异,姜维怔忡的凝视着壁画,顿时有万种滋味涌上心头。莫名的熟悉感在心底叫嚣着,催使他抬起覆有薄茧的指尖,轻抚上画上那人栩栩的眉目。
        只在姜维失神的瞬间,画中人不易察觉的加深了唇角边森然的笑意。

【tbc】

评论(1)

热度(18)